疯狂药师

这里药师/药师子/狮子/小狮子
一条咸鱼
DNF冰爆,风血/凹凸安雷,嘉瑞/RHG的FU
可拆不逆
圈地自萌
欢迎来一起讨论脑洞!

Atonement

cp:fu
生化危机AU,这个脑洞是我暑假看的《白日末路》和上个暑假看的《生化危机》全套电影有感而发,弄了大概一个月。【然而开头和结局在开学第一周我就脑完了。】

文章里面会包含YunXjade,jommXYOYO还有fu

生化病毒来源我会在第二章说明,伞部门是没跑了【锅你们背吧】

第一次写正经玩意【也正经不到哪】不喜勿喷,实在无法忍受直接右上角。

最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篇是FU,是FU,是FU!




part.1

  丧尸病毒,这种只会出现在影视作品或者游戏里面的经典桥段却在现实生活中上演。FLLFFL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微风徐来,惠风和畅。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直到一声尖叫打断了一切,打破了原有的平衡。恐惧瞬间笼罩整个居民区,人们还来不及逃,来不及躲藏便丧命于怪物口中。

  大概是他们的身份过于特殊,尖叫声响起的瞬间他们就抄起武器,以他们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地狱。

  “就算是在Nemesis,也会有弹尽粮绝的一天。”略显空旷的会议室中回响着Yun的声音。不大的声音却诉说着这个不争的事实,“目前我们无法与7Jade取得联系,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坐以待毙,明天一早我们出发去东区,在它们势力最薄弱的时候撤离这里。”

  抬眼看了看Nemesis的骨干成员,便说了句散会,自己先行离开。

  “Yun这小子溜的还挺快。”FLLFFL用一种十分慵懒的姿势瘫坐在椅子上,完全看不出这个人是摇滚角斗士们口中的“传说”。

  umbrella没有理会FLLFFL,而是望着Yun离开的方向,会议室里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这里。FLLFFL不在看着堆满人的出口,而是将视线放在坐在他身旁的人身上。目光上下游离着。

  “他在担心Jade。”umbrella有些出神的望着会议室堆满人群的大门。

  “嗯哼,so?”FLLFFL有些不以为然的问道,顺道做出一个发出疑问的表情。

  umbrella扭过头看着FLLFFL,此时那张清秀的面庞做出让他难以形容的表情。FLLFFL清楚的从上面读出了:你TM的是智障吧,这种事情都没法理解,我当初为什么要找你做情人,不是我脑抽大脑进水,就是你当初瞎忽悠我了。诸如此类的话语。umbrella一阵语塞。说真的,他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正当理由来训斥他。

  “随你怎么想吧”在FLLFFL略显震惊的目光中站起身,快步走向大部队。随着人流离开会议室。FLLFFL待在那愣了愣,直到umbrella完全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才回过神来。他挤入人群里,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让一让。”穿过大门的瞬间,身体一阵轻松,但是他无论怎样都找不到他的男孩。随便拉过一个人询问他们的副队长在哪,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给他精准的答案。

  哦,上帝啊,这么大的地方你让他往哪找这么一个人去?

——我是分割线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自从开完会之后你就待在这里训练。”Gyro一边接下umbrella的攻击一边调侃着,“难不成你有什么心事?”

  “……”被问者动作一滞,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接着进行训练。

  “没有理由的就在这拉一个人过来训练。我问你,会议之后你和ALFA说什么了?”

  “……”

  “喂喂喂!!!等等!干嘛突然打的这么狠?!”突然加快的攻势让他略略有些吃不消。Gyro身形一低,左手抓住umbrella的手腕将其反剪在身后,眨眼间便将主动权握在手中。umbrella被Gyro压倒在地,行动受限,挣扎了几下无果,偏头怒视那个蓝发男人,Gyro也识趣的松开手,看着他从地上爬起来。

  没有任何语言交流,umbrella就这样默默地走向休息室。

  Gyro他承认,umbrella是个喜静的人。但是今天也安静的有些过分了。

  “表情,眼神,行为,你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告诉我你的状态非常不对,到底发生了什么?”

  umbrella依旧没有回答他,目光也没有搭在他的身上。Gyro一下便看破了他的小动作——只有他在隐瞒什么事情的时候才会做这种动作。

  当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事。

  “好吧,随你。”Gyro不喜欢强迫别人回答问题,“但是不要影响到明天的任务。”

  “嗯”

  我的祖宗唉,可算是回答他一句话了。

  “早些休息吧”Gyro拍了拍umbrella的肩膀,离开休息室。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早早地做好准备,准备离开这个不毛之地。

  他们在做最后的调整。

  只要时间一到,Nemesis的部队就会冲出铁门,碾过那些丧尸,离开这个鬼地方。而事实上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鲜血喷溅在挡风玻璃上,刮雨器不停的挥动着以保持视线清晰。

  部分成员带着一部分人断后,Yun端着枪讲子弹精准的送进每一个丧尸的大脑里面。FLLFFL和umbrella则背靠背挥舞着武器,斩下这只丧尸的脑袋下一只就会窜到你的面前,无休无止。

  “我们得离开这,撤离!”Yun一声令下,带着部队向战场不远的一栋大楼跑去。

  “umbrella!”FLLFFL转身便看见被尸群包围的人,umbrella艰难的展开磁感翼冲向空中,张开武器几发子弹消灭一大群。

  umbrella踉踉跄跄的降落在FLLFFL身边,身后的磁感翼明显有被破坏的痕迹。umbrella的左手被一把握住,拉着就往Yun的方向跑。

  空旷的大楼里零零星星的有几只丧尸在游荡,稍稍清理了一番后,大楼便成为他们的临时避难所。

  “简易的防护措施已经做好了。暂时不需要担心丧尸会冲进来,先休息一下,我们要在黑夜来临之前和大部队汇合,我们……umbrella?”Yun站在大楼的一侧和FLLFFL简单的交代着,他看见umbrella站在FLLFFL的身后,肩膀很明显的在颤抖。

  听见爱人的名字被叫,转身看见umbrella背对着自己。

  “umb?怎么了?”走到对方身边,右手搭在肩膀上,轻微的颤抖从掌间传来。FLLFFL眉头微皱,umbrella从来不会有这种反应。

  “umbrella!”略大的声音吓到了他,他一脸冷汗的扭头看他,左手下意识的藏在身后。

  “什……什么……”目光有些慌乱的望着FLLFFL和Yun,语气也显得没有底气。

  “你怎么了?出了这么多的汗……”FLLFFL抬手想要帮他擦去汗水,而对方却撤步躲开了他的手。

  “别碰我……FLLFFL……”

  “哈?你不会还在生气吧,都说了是我的错了,还生什么气啊。”FLLFFL有些好笑的看着umbrella,完全没有察觉对方眼中的恐慌,反而一步步接近他。

  “FLLFFL……别再靠近了……”

  “你到底怎么了,自从我们到这里之后你就开始变得很奇怪。发生了什么,umb我有权知道。”

  umbrella偏头躲避着他的目光,慢慢的将藏在身后的伤口展现在他们面前。

  “FLLFFL,我被感染了……”

  方才嬉皮笑脸的他,面色一下子变得凝重。Yun的目光也变得阴沉。

  “什么时候被感染的?为什么不立马告诉我?”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那个狰狞的伤口攀附在umbrella的臂膀上,有些发黑的血液从伤口流出。

  “FLLFFL,不要过来。你我之间最好保持一定距离。”看见想要冲过来的FLLFFL,umbrella做了个制止的手势。“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变成它们,我不想感染你。”

  “你当然不会感染我,一会我们就离开这里,只要到了东区我们就可以研制出解药,到时候你就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是。”

  “只怕我等不到。”

  “……”FLLFFL张了张嘴,目光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我现在都想冲上去咬断你的脖子。”轻闭双眼,不再看他们,“FLLFFL,我已经快忍不住了。”

  “你会没事的,亲爱的。相信我。”

  “我很抱歉FLLFFL……但是……”

  他看着欲言又止的他,他害怕那句话从他口中说出,他还在当这一切是场梦,一场噩梦。

  “杀了我,FLLFFL”

  “不不不,别这样男孩。”FLLFFL摇着头,他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

  “FLLFFL,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拖拖拉拉的。”

  “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话多?男孩,你平时说话的内容还不及今天的万分之一呢,Yun你劝劝他,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

  Yun躲避着FLLFFL近乎癫狂的目光。许久,他才回答他:“我很抱歉ALFA……”缓步走到FLLFFL身边,从腰间掏出手枪递给他。

  “抱歉。”

  绝望充斥着他的身体与内心,他设想过他们两人之间的种种死亡方式,但是没有一个是这样的。

  小巧的手枪,第一次在他手中如此之重。

  他就站在原地,盯着手中的自动手枪。

  他怎么会看不出umbrella的变化,从他们逃到这里的过程中,他一直都在观察。丧尸身上发现的某些特征统统表现在他的身上。脸色变得惨白,眼眶周围开始发黑,瞳孔也开始出现变化。过不了多久,他的男孩也会变成那样,变成那些怪物的一员。

  空旷的场地上只有他们两人。

  “FLLFFL……”

  “够了,不要再多说别的。umbrella,我是不会杀了你的,你想都别想。”

  “FLLFFL……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

  “快动手。”

  “不要逼我……”

  “我爱你”

  先前他梦寐以求从他口中得到的话语,现如今却轻易得到。只可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事态的要比他设想的还要严重,仅仅是在这拖延了一段时间,他便开始进一步发生变化。

  “FLL……FFL……快……”

  他那种枪直指着他。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毕生不愿指着的人。

  “我,抱歉。我爱你umbrella。”

  “我也是……”

  枪声响起,独留他一人哀嚎。



老药念叨几句话:

  其实再写这篇的时候,我很是纠结。重点伞伞生气的那段我写的原因我自己都没法说服。原因大概是老爷子面对这种严重事情完全不着调。伞伞对于他的这种状态以示不满【药师:这就是原因?!】所以……一笑而过就好。

  再然后就是关于最后伞伞的死法。

  最初设想是斩首。没错,是斩首。因为老爷子用的武器是刀。后面的场景就是老爷子抱着伞伞的头在那痛哭。cp来了一句:你还想当亲妈吗?你怎么这么狠心!不能对伞伞好点吗?!于是我就改成了枪毙【也没好到哪去,横竖都是死】

  中途也想过,要不要让伞伞来个“借尸还魂”——终极大BOSS。年度相杀相爱大戏X【仔细想想好像已经爆头了,变不成丧尸了】

  大概就是这样。这篇是年更,不用等了。能不能更新看我心情【滚】

  下一章有jommXYOYO,嗯哼就是这样。
  最后还要说一句,这篇是FU没错【顶锅盖跑】

评论(2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