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药师

这里药师/药师子/狮子/小狮子
一条咸鱼
DNF冰爆,风血/凹凸安雷,嘉瑞/RHG的FU
可拆不逆
圈地自萌
欢迎来一起讨论脑洞!

难得更新一次还是参加这个活动
无聊摸了个鱼
真鱼

在凹凸圈里尤其是安雷漂了这么久,还是画一下以示敬意……(缩)

一个不像情头的情头……

也不会别的高难动作了……😂😂😂

雷狮被我画残了……我对不起他……(跪)

p3p4是无字版

全图都在靠光影撑着……

大概有大半年没画柴了,然后就复健一下

复健失败

画个伞伞,磁感翼我不会画,私自改成翅膀,反正他就是小天使prprpr

在等待resh更新的路上越走越远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码一个,要用这个写点啥【炸个尸】

sper_and_nome:

梦到的一个病症,加了些佐料
大腿上会突然出现一个红点,像血一样,最开始,两条腿都只有一个点,然后随着时间,开始蔓延,像线一样,还会分支最后会像网一样,结网完成后开始出现暗恋对象的名字啊什么的,就是暗恋对象的标识之类的。在这过程中患病者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但是这个像血不是血的线会钻到骨头里面去(不是虫),提醒患病者他还患有这个病症。在暗恋对象的标识完全出现时候,患病者会开始感觉双腿有些奇怪,这是死亡倒计时:七天之后,如果还没有告白成功,就会死。双腿会按着线碎掉,像宝石之国里面宝石们碎掉那样,患病者会发现腿不正常是因为在结晶,很漂亮的血红色晶体。但是患病者是因为那像血一样的线入侵身体来到心脏,把心脏勒碎致死。告白成功后的第二天早上起床手里会出现一块对方生辰花色的宝石。这个病症我从战友那里get到了一个我感觉挺帅的名字,叫血网症。


欢迎那去玩(不过我觉得不会有什么人看到……)

cp:血风,洁癖者点叉叉

暑假画的线稿,然后就磨磨唧唧的画到现在,现在再看完全入不了Yanke眼,拿来混更好了(躺)

 

 

 

只感觉要没存货了……

woc!?我又哪个违规了?啥玩意?

暑假的时候画的,一直没敢放出来

那个时候正好练习画云,云有参考,侵权删

是私设儿子,一个超级温柔的风神,一直留着头发的风神

一个礼拜回一次家摸一次板子好桑心

 

我死了
死了

杀手是……

凹凸大赛前五……

雷狮螺丝格瑞瑞真帅

我死了

假期一直在玩,军训前画的一直到现在还在画这张,好喜欢风法啊,他们真可爱(prprprpr

 

风法版妄想税 参考有 侵权删

 

他们真可爱(死)

 

失去更新的动力,我需要个人和我唠唠脑洞

 

啥的都行

Atonement(2)

cp:fu ( 一闪而过的cy和jy)

上一章在这里!第一章

 

生化危机AU

 

上个暑假看丧尸片看出来的东西,然后今年出生化7和电影生化6,前两天又看了第三部CG电影才想起自己写了一个正经八百的玩意,所以赶紧翻出来写,没写多少,上半部分是以前写的,后面的是一个晚上写出来的,文力退步成幼儿园水准,还不及高三上学期呢(滚)

 

jomm和YOYO出来了!!!真的出来了!!!

 

这篇真的是fu!是fu!是fu!!!

 

不适者请出门右拐

 

这圈越来越冷了……

 

 

 

 

 

part.2


  Yun站在外面等了很久,身边的士兵几次请求进去一探究竟,但是都被他拒绝了。他们就站在外面等着,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

  很久,FLLFFL才从大楼里面出来,深色的大衣上沾染着黑色的血污,眼眶有些红红的。目光也不再如同昔日那般有神,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

  Yun走到FLLFFL面前,双眸暗了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请节哀。”

  FLLFFL没有反应,目光呆滞的站在原地。

  Yun放在FLLFFL肩膀上的手顿了顿,慢慢的放下手转身对身旁的士兵下达集结离开此地的命令。他又偏头看了看FLLFFL,不再理会,转身离开。

  就这样,他们在这个被恐惧与危险所充斥的地方穿梭着。

  丧尸,是这个地方除他们以外,唯一会动的东西。

  Yun带领着下属们,在这个死寂沉沉的地方前行数日,无论是弹药还是食物都即将告罄,倘若他们再不找到大部队。迎接他们的,只会有死亡。

  沿路的丧尸让他们失去了几位同胞,为了避免同化的结果,每一个被感染的士兵都被一枪爆头。

  那是他们粮食耗尽的最后一天,也许是上帝怜悯他们,他们在途中遇到了在外巡逻,寻找幸存者的Gyro。

  “你们果然还活着!”趁着四下没有丧尸,他们停下车辆感慨,“benjiamin都要放弃搜寻了,但是Jade不同意。有些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第六感。”

  看着Gyro有些兴奋的面孔,Yun发自内心的松了口气。

  “要知道,别的氏族老大都放弃对你们的搜寻了,Cree那小子说什么都不肯,要不是Jade替他撑腰,我也不可能出来找你们。”拍了拍Yun的肩膀,Gyro快速扫视队伍里面的人,“嘿,umbrella呢?还有Alfa?他们去哪了?”

  方才放松的心一下子又再次紧缩,回想起几天前的情景:枪声,绝望的哭号,如同傀儡一般的背影。Gyro的问题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在Yun的心上,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们俩不会找了个什么犄角旮旯在那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gyro用一种“哎呦喂,这两个人啊”的表情对着Yun,Yun只是抬眼看了看他便将目光移开,他沉默了很久。

  “喂,他们俩到底跑去哪里了”发觉Yun的不对劲,gyro也收起那种玩世不恭样子,正视这位指挥官。

  “……先离开这里吧。”Yun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带领自己剩余的人随着巡逻部队回到安全区。

  “你总得告诉我!”gyro快步跟上对方,“发生了什么?!”发觉不对劲,他开始疯狂追问。

  “FLLFFL就在后面的队伍里,umbrella……”

  “umbrella呢?他人呢?”gyro紧张了,他感觉不妙,心里有些发慌。

  “……”Yun的突然沉默似乎在告诉gyro最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

  “别开玩笑了……”以往阳光的小伙此时却用着有些发颤的声音质疑着自己的长官。他不相信这件事就这么发生了,他不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这么……

  “别闹了老兄!”一改之前的沉闷,一把揽住Yun的肩,“他肯定就在那帮人里面,是不是在和我玩捉迷藏?我都不知道这小子居然这么幼稚。”

  “gyro,别再欺骗自己了。”甩开对方的手,指挥余下的人离开,“面对现实”

  “……”沉默,从不相信这些事发生的他,此时却那么难过。他不是没有想过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是来的太突然了,他们几天前还在训练室一起训练呢。

  谁知那一次竟成了永别。

  一路上除了清除一些拦路丧尸便是无言的旅途,这样的诡秘气息一直带到安全区。这里主要是由各大氏族带领的队伍和那些幸存的人在这里苟活。

  这里是这个死亡之地为数不多的充满生机的地方,算是人类最后的生存之地。

  即便是踏上这片净土,FLLFFL也无法再度恢复原有的样子。


  Jomm和YOYO在不远的地方陪着那些孤儿玩耍,而Yun在和benjiamin做交接工作,无数事情需要他去解决。

  而他,FLLFFL感觉此时自己就像是一个闲人,毫无用处,就像生锈的刀,刀刃不再锋利,刀面变得坑坑洼洼,不再光亮。

  而他,从那时起便不再是他了。

  FLLFFL·ALFA已不存在。

  Nemesis副首领死亡的噩耗被他们带进这个安全区,悲沉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地区。

  FLLFFL漫无目的地在营地乱晃,双目暗淡无光。一抹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晃过,他楞在原地。

  umbrella

  FLLFFL快步追赶对方,一把抓住对方的手。那人立即转身并将一个肘击往他脸上送,紧接着一腿横扫过来。

  FLLFFL连连后退并挡住对方的进攻。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他,确确实实是他,只是……

  这个年轻的umbrella眼里尽是他所陌生的冷漠与警惕。

-----------------------------tbc-----------------------------------------

 

 

伞伞领便当了,真的

 

 

他在我旁边啃鸡腿呢